诗缘 过年(五绝二首)

那年

寒天飘大雪,

破袄裹肌肠。

吃过新年面,

难辞“六两汤”。

今日

白猫叼锦鲤,

黄狗啃香肠。

老少围炉坐,

餐中话小康。

注:那年、指上世纪非常时期那些年。

“六两汤”、指每人每天分得六两粮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先生赠玉添香

文/海洋(上中)

犹记当年年,校饭加苕尖。

苕少不见米,菜汤无油盐。

周末劳西山,夜阑饿肚眠。

神差难读书,谁知有今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先生赠玉添香

文/淮上云影

无衣大雪扬,

饿肚去挖塘。

住在茅庵里,

三餐野菜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